张老师读水浒之十六:高明的马屁

在专制社会里,一手遮天的领导通常会用两种人,一种是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埋头苦干的人,一种是善于吹牛拍马阿谀奉承讨领导欢心的人。实干的人能够让他的各项工作开展得很顺利,甚至有声有色,而拍马屁的人则让他生活过得很开心。理智上,他需要前一种人,感情上,他喜欢后一种人。历史上清朝乾隆皇帝就是一个很典型的领导,他既用刘墉纪晓岚这些实心办事的人,也用和珅这样让自己任何时候都非常舒服的人。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就是先贤圣哲也一样“好言一句三冬暖”,但拍马也是有讲究的,所谓拍马有术。不善拍者,可能拍到马脚上去,而善拍者则能拿捏到位,高明的,能在无声无息、不露斧凿之痕中让被拍者得意忘形,飘飘欲仙,失去起码的对是非好坏的认知,而拍者则从此飞黄腾达,平步青云。
与《金瓶梅》一样,《水浒传》是一部最能表现世俗生活的长篇小说。里面的拍马现象非常普遍,我看到最多的就是互吹互拍,其中典型的一句便是:“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然后两个人便一见如故,霎时就变成了朋友,变成了兄弟。
仔细想想,我还是觉得在诸多拍马者里,有个人最为高明。他功夫平常,地位不高,出场也不多,如果不是为了凑足一百零八位之数,他完全是个有他不多无他不少的可有可无的人物,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却一定能给你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这个人叫石勇,绰号石将军。
石勇凭了什么让我们就一下子能够记住他?就凭几句溜须拍马的大话。
这还得从宋江一行人从清风山路经对影山收复吕方郭盛投奔梁山说起,时间是一天中午,地点是一家大酒店,主要人物有宋江与燕顺与石勇,还有酒保,事件是换座位。
宋江一行是后进店,石勇是先在店里,他一个人占了一副大座头,宋江的人多,酒店再没有了大桌子,宋江这边就叫酒保去与石勇商量一下,跟他换一换。这本来完全是一件非常微不足道的可以通融的事,可是,没想到,酒保却碰了一鼻子灰,石勇没来由地“焦躁”着说:“老爷不换”,语气很冲,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以致燕顺明显感觉这厮无礼,看不过眼,要打抱不平,不是被宋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地摁住了,准要弄得整个酒店稀里哗啦,乱七八糟。
不换就不换,宋江很会息事宁人,可石勇却没见好就收,而是转过头来,带着挑衅地看着宋江与燕顺冷笑。我们设身处地想想,如果有人对着你也这么阴不阴阳不阳地冷笑着,我相信你心里也一定会很不舒服。一个人单枪匹马对着宋江众多人这样无事生非,就一定不是吃错了要那么简单。
酒保被拒,一者自己没有面子,二者有负宋江所托,而且,在他看来,换个位置本就是一件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让多的人坐大桌子,一个人坐张小桌子,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所以他想再作次努力。他一直是比较客气的,前面说“有劳上下”,这次依然“陪着小心”,再次恳请石勇换一换。没想到石勇先是“大怒”,后生拍起了桌子骂人,而且还扬言要揍人。这就很是有些夸张,不合情理。
石勇看似对酒保发火,其实是捉鸡骂狗,指桑骂槐。燕顺本就窝了一肚子的火,早就想发作了,此时再也忍耐不住,以牙还牙。没想到,石勇黄牛崽哩不怕田大,居然跳了起来,显得更加穷凶极恶,然后便说出了一句与“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有些相似的大话:“老爷天下只让得两个人,其余的都把来做脚底下的泥。”正在气头上的燕顺没有听出这句话的非同凡响,他已经提起板凳要打将过去了,而还是被宋江拦住了。因为宋江听到了其“出语不俗”,所以要问个明白,问这两个人是谁。于是石勇便先说了柴进,后说了宋江。宋江暗笑,燕顺把板凳放下,一场剑拔弩张的血腥事件就这样一下子消弭于无形。石勇再次夯实他的大话:“老爷只除了这两个人,便是大宋皇帝,也不怕他。”
这就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把一件偶然发生的换座小事弄得差点出人命,就不仅只是令人费解而已了。只要稍加分析,就知道这是石勇是事先就布好了这么一个局,而且抓住了这样千载难逢的机会进行一次小题大作。
石勇是个没有什么本事的人,这从他后来的表现上可以知道,上梁山初期他就是一个管理酒店的,而且还是其中之一,后来征辽国,打方腊,他也只是一个打着旗子的跟班,没有一点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现在在这个酒店里,他明明势单力孤,却硬是鸡蛋碰石头地要与这一伙人为敌。这不是有毛病,而是有恃无恐。他“恃”的就是这句看似豪言壮语实则溜须拍马的大话,当然,另外还有一封书信。
他是不认识宋江的,可是宋江大致的形貌,比如又黑又矮,他是晓得的,因为及时雨宋江在江湖上已经遐迩闻名,他又是从宋江的家里出来,一定问了宋清、宋太公等与之有关的人,否则怎么送信?而且,他也晓得宋江大致活动在什么地方,宋江大闹江州,正往梁山投奔而来,已经在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所以,石勇是在这必经之路的酒店里守株待兔。
把个座位扯上皇帝,仅为了衬托出宋江,这个马屁拍的,惊世骇俗。所以宋江听后,就算是不感动,也会承情。在这个基础上,又把信拿出,自然弄得关系很不一般。
这充分说明石勇至少在投靠宋江这件事上工于心计。
石勇佩服的两个人里还有一个人——柴进,也是用意很深的。一是柴进出身高贵,是有免死金牌的柴家后人,而且在江湖上的声望,与宋江可以相媲美,都是仗义疏财。他是一个与柴进有交往的人,这样也就不露痕迹地抬高了自己的身价。二是他曾受惠于柴进,他念念不完他的好,用以表明自己是一个知恩图报之人,以此类推,如果宋江用他,日后把他当作心腹,他也是可以效犬马之劳的。
石勇终于在宋江的引荐下,成功地成为梁山一百零八将里的一员,过上“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幸福生活,但是,有时候聪明反被聪明误,正因为他疑似柴进的人,所以宋江并没有在后来的峥嵘岁月里重用他。要不,也可能是他烂泥扶不上墙,本事太过稀松平常,不堪一用,也未可知吧?
 
  • 上一篇: 学习使人进步
  • 下一篇: 张老师读水浒之十五:黄牛肉与水牛肉